兒子上學期被老師任命為班長,這學期改選時被“罷官”了,於是無精打采連作業都不願寫了,何女士趕緊請班主任吃飯並送禮,幾天后兒子如願以償成了副班長。據調查,八成孩子希望當班幹部,哪怕是小組長或科代表。家長也認為能鍛煉組織能力和動手能力。(3月12mSATA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不知道有多少家長記得“五道杠”的黃藝博,人人嘲諷其制度化、成人化的刻板行為,卻又把這些當成為孩子“跑官”的終極目標。在成人世界,當班幹部似乎成了學生成長中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,隨便擔竹北售屋任一個班級職務似乎就跟普通學生不同,卻忘了五花八門的職務只能加重學生起跑負擔。
  很多學生願意“做官”的心思並不複雜,這樣父母老師會更加喜歡自己,在同學之中也有面子和優先權,室內設計甚至能讓別人“既害怕又羡慕”。家長則用成人思維考慮此事,即接近老師能獲得更多的資源,像三好學生等升學加分的榮譽。揭開冠冕堂皇的外衣,露出自私功利的裡子,家長花錢為孩子“跑官”,只是間接利益交換罷了。
  原來,不依靠行政化就無法正常運轉的學校里,教育行政化並沒有局限於教職工等成年人,每個班級都是一個簡化的行政化“小社會”:班主任一言一行都二胎是“金科玉律”,有人說老師教育好一個孩子不容易,毀掉孩子的自信和未來太容易,可見其權勢之盛。班幹部是輔佐班主任管理班級的左右手,無論是任命還是選舉,他們都會向老師報告其他學生的情況,併在其授意下進行管理。這種金字塔式班級管理最大的弊端在於,班主任和學生是不平等的,班幹部在名利面前異化,學生之間關係也會扭曲,多數學生成為“局外人”。
  教育是為了讓學生為將來中古萬利多的社會生活做準備,在社會化的過程中培養個體責任、智慧。可在行政化環境中當班幹部是最差渠道,它複製的是不公不義的社會治理模式,只能學會潛規則,而非陽光下生活。“跑官”的父母愚昧地將肥料澆灌在惡之花上,最終目的是培養“五道杠”的利益既得者,並將其當成教育的唯一價值取向,於是孩子小小年紀就沒了童年。
  其實,國外早已探索出學生社會化的合理方式,那就是通過自我組織成長為特色“領袖”。例如基於興趣組建體育、藝術、娛樂社團,還可組織學生說了算的“學生會”,願意承擔責任的學生自發脫穎而出。有調查指出,對學生產生深遠影響的重要事件,有五分之四發生在班級外,何不讓學生在自我組織中練習如何應對呢。
  童話大王鄭淵潔曾呼籲取消班幹部,恐怕任何教育改革都難如此一步到位。那麼可以嚮日本中小學的學生學習,班長、桌椅管理員、衛生管理員等“班幹部”,不是任命的,也不是選舉的,誰想承擔班級管理的責任,就用“剪子石頭布”划拳,獲勝者定期做好服務。依靠勇氣和運氣產生的“班幹部”,才明白為他人付出的信念和責任。
  誰當班乾布餱郵凡跡∷虻ズ俠淼淖暈易櫓柚謎習褪竅臚ü叢踴湎嗟美勸ò嘀魅危職ㄐ姓⒆印芭芄佟鋇母改敢煤孟胂肓恕�
  文/趙查理  (原標題:誰當班乾布餱郵凡跡。�
創作者介紹

餐飲設備

qs67qsim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